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下一次绿色革命   

2014-10-10 14:53:20|  分类: 杂志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蒂姆 ·福尔杰 Tim Folger
摄影:克雷格 ·卡特勒 Craig Cutler
翻译:王晓波
下一次绿色革命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堪萨斯州一家麦种银行里,植物病理学家贝克拉姆·基尔抱着一株“基因珍宝”——山羊草。约8000年前,这种中东野草(本页为放大图)与另一种小麦祖先自然传粉,产生了传遍全球的粮种。基尔正在模仿自然过程,从山羊草中提取有助于现代小麦抵御害虫和寒热的基因。
下一次绿色革命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本图为中东野草放大图。

欣赏本专辑更多精彩图片>>

  某种东西正在残害拉马扎尼 ·朱马的木薯地。“也许是雨下得太多,”他站在一株两米高的庄稼旁,用手指翻弄着一丛丛枯朽的黄叶说道,“要么就是晒多了太阳。”朱马只种了一小片地,不到半公顷,位置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以北约60公里外,印度洋上的古城巴加莫约附近。
  3月,在一个阴雨天的早晨,朱马领着四个年岁尚幼的儿子,与一名从大城市来的技术人员交谈。他名叫德奥格拉蒂亚斯·马克,28岁,供职于米科切尼农业研究所。马克告诉朱马,祸害庄稼的既不是日头也不是雨。真正的木薯杀手是渺不可见的病毒。
  马克揪下一把湿润的叶子,几只白飞虱火速逃窜。他讲解道,这些针尖般大的飞虱会传播两种病毒,其一摧残木薯叶片,另一种叫做褐纹病毒,能毁掉富含淀粉的薯根,通常不到收获时节是无法发现这等祸事的。朱马在马克所走访的农民当中颇具代表性——他们大都从未听说过这种病害。“要是我告诉他,他得把整块地里的木薯全拔起来,你能想象他心里是怎么个滋味吗?”马克平静地说。
  朱马穿着破旧的蓝色短裤和一件褪色的绿T恤,从上面的字样看像是某个美国慈善组织捐赠的衣服。他仔细听完马克的诊断,然后卸下肩上的沉重锄头开始挖地。他十岁的长子在旁边咬着一片木薯叶。根部露出来之后,朱马又加上一锄把它劈开。他叹了口气——乳白色的薯肉中夹杂着腐坏的褐色淀粉条纹。
  木薯是家人的口粮和收入来源,为了抢救这一茬庄稼,朱马必须提前一个月收割。我问,木薯对他有多重要。
  “Mihogo ni kila kitu”,他用斯瓦希里语答道。木薯就是一切。
  大多数坦桑尼亚人都是只求自给自足的农户。在非洲,超过90%的农作物由小型家庭农场种植,而木薯是2.5亿人的主粮。它即便在边边角角的土壤中也能生长,不惧热浪与干旱。要不是白飞虱随着气候变暖日益猖獗,它本该是21世纪之非洲的理想作物。侵袭朱马田地的病毒如今已散遍了整个东非。
  离开巴加莫约之前,我们还走访了朱马的邻居希贾·卡根比。他家木薯田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他一声不吭地听马克讲解病害的原理,然后问道:“你们怎样帮帮我?”
  为这个问题拿出答案,将是本世纪最大的一个挑战。气候改变,人口增长,将使得朱马、卡根比和发展中世界其他小农户的生计愈发堪忧。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人类总算设法使粮食供应赶在了人口增长的前头。我们在21世纪还能保持这个领先势头吗?还是说,一场全球性灾难已在等着我们?
  据联合国预告,世界人口至2050年将再增加20亿以上。其中一半将降生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另外30%则出自南亚和东南亚。长远来看,这些区域也是气候变化的效应——干旱、热浪、极端天气——最严重的地方。今年3月,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出警示,世界粮食供应已出现险情。“过去20年中,各种农作物的产量增长均已放缓,尤其是水稻、小麦和玉米。”该报告的作者之一、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气候研究者迈克尔·奥本海默说,“有些地区的产量已完全停止增长。我个人认为,粮食系统的崩溃是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最大威胁。”
  半个世纪前也曾出现过如此严峻的灾难征兆。1959年,一名经济学家在福特基金会的某场会议中论及全球饥馑时说:“展望今后几十年的世界前景,最乐观地说也是一片黯淡,而最糟的猜想简直让人心惊肉跳。”九年后,保罗·埃利希的畅销书《人口炸弹》预言,七八十年代的世界(尤其是印度)将有数亿人死于饥荒。
  然而在这些悲惨景象成为现实之前,“绿色革命”已改造了全球农业,小麦和水稻产业的转变尤为剧烈。美国生物学家诺曼·博洛格通过选择育种,创造了一个矮秆小麦品种,它将大部分养分用于生长可食用的种粒,而非浪费在不能吃的长秆上,因此使亩产量大增。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完成了类似工作,大大提升了作为近半个世界主食的稻米的产量。
  从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亚洲的水稻、小麦产量翻了一倍。即使在人口增长60%的情况下,该大洲的粮价仍有所下降,而人均摄取的卡路里增加了近三分之一,贫困率则降低一半。博洛格于197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官方献辞中说:“他以同时代无人能及的功绩,为这个饥饿的世界送来了面包。”
  要想从现在到2050年继续这样的功绩,我们需要再来一场绿色革命。至于它应当怎样发生,时下有两种对立的观点。其一是倚靠高科技,重在继续推进博洛格培育良种作物的工作,而以现代基因技术为助力。“新的绿色革命将对上次革命的工具进行升级。”孟山都公司首席技术官、2013年度世界粮食奖获得者罗伯特·弗雷利说,今日的科学家可以识别、操控种类繁多的植物基因,开发出具有抗病、抗旱等特征的作物,实现提高产量和增强耐受力的目的。
  这一路线的标志性技术——令孟山都公司生意兴隆、同时惹来无数口舌官司的技术——就是转基因作物。它们问世于1990年代,如今已被28个国家采用,种植面积占全世界耕地的11%。美国的农田有一半种的是转基因作物;玉米、棉花、大豆中,转基因品种占了九成左右。美国人吃转基因产品已将近20年,但在欧洲和非洲大片地区,有关其安全性及环境效应的争议在很大程度上阻挡了它们的进入。
  支持者如弗雷利称,这些转基因作物单是在美国就已避免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对环境其实是有利的。美国农业部近期一项研究发现,自“Bt玉米”引进以来,相关种植业的杀虫剂用量下降了90%——这种作物含有苏云金芽孢杆菌的基因,能抵御玉米螟等害虫。而来自中国的报告表明,在那些种植转基因棉花的省份,有害的蚜虫数量下降,瓢虫等益虫则多了起来。
(欲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4年10月号)

原文链接: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the_magazine/main_themes/819.html
下一次绿色革命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