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虚拟长城展50件长城文物之40 《世界新图》   

2014-04-24 10:28:59|  分类: 杂志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威廉·林赛 William Lindesay
翻译:吴琪
虚拟长城展50件长城文物之40 《世界新图》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虚拟长城展50件长城文物之40 《世界新图》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说明:《世界新图》是铜雕版世界地图,81厘米X48厘米
来源:在比利时安德卫普制作。16世纪中叶,威尼斯共和国宇宙学家基亚科莫·加斯塔迪(Giacomo Gastaldi) 绘制了《世界新图》,1590年科尼列斯·德·宏德(Cornelius de Jode)在此基础上增添了最新航海探险的信息
当前状况:荷兰乌特列兹大学图书馆地图珍品馆收藏

  这件文物地图之所以被我选中,还得追溯到1980年。那年,我第一次到美国旅行,在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国家地理总部购买了一个精美的地球仪。这个地球仪是非专业人士了解世界的“启蒙”用具。对我而言,这种启蒙方式不止一种。打开“地心”的灯,地球表面的细节都一一显现出来。我注意到上面标注了中国的万里长城。仔细想想,这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事实。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世界奇迹,没有任何一座建筑像长城一样被标注在地球仪上。于是,在我脑袋里逐渐产生了这样的问题:中国的万里长城最初标示在世界地图上是何年何月?
  于是我开始了“寻根之旅”。你猜我最初从哪里启程?自然是中国。首先长城就在中国,而且中国人发明了制作地图的用具:纸张、指南针和印刷术。然而,转过几道弯之后,我的旅程却意外地终结在了欧洲荷兰的乌特列兹。在这里,我找到了制作于16世纪的地图《世界新图》。虽然也有其他名为“世界地图”的,但都不够资格作为我寻找的“根”。因为它们无论从何种角度,都看不出是当今世界的模样。
  在我看来,世界地图首先应当是一眼能看出这个“世界大地的图”。15、16世纪是欧洲文艺复兴和“探索发现”的时代,人们的地理知识也随之丰富起来。这幅世界地图就是这一时期的成果。如果我们把该图周围的“娃娃”装饰、航海探险家的头像和帆船,以及拉丁文标题去掉,在海洋处涂上蓝色,再拿到现代人面前,我敢肯定无论人们来自何处,是从北京或者巴黎,从普利托里亚或者巴拿马,还是从匹兹堡或者圣彼得堡,他们都会用不同的语言,异口同声地说:这是“世界地图”。
   这种认同感是值得注意的。因为这幅《世界新图》是科尼列斯·德·宏德(Cornelius de Jode,1568-1600)制作于400多年前的1590年。那时的欧洲由各国君王统治,中国正处在明代万历年间。直率地说,在15世纪初,中国、朝鲜和日本印制的世界地图虽然将世界画成圆形的,但都是“盘古大陆”式的。中国当然是“中心之国”,其他地域都被边缘化了。与之相反,《世界新图》显示的世界是真实的圆形,而且是球形的!其一,地图左右两头的地域可以对接上。如果从欧洲出发去中国,可以有东西两条线路的选择;其二,地图上标点有大西洋的长度、印度洋的宽度,以及太平洋的广袤海域。说明宏德掌握了弗兰西斯·德雷克1577至1580年的环球航行的航线和信息。这幅地图不但有超前的“世界观”,还为欧洲各国的探险家们寻求暴利指引了方向。而那时中国地图的制作者只知原地踏步讨皇帝的欢心,迎合政治的需要,他们信奉“中国中心论”。 然而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人们有了精准的了解世界的途径-——世界地图。尽管四个多世纪并没有人专门宣布这一现象,不可否认的是全球化进程从此开始了。
  我对长城地理的认识是从历史到当下、从理论到实践和从书斋到环境。上世纪90年代,我在骑单车看长城拍长城的同时, 还在“故纸堆里”寻宝。我找到了1584年亚伯拉罕·奥尔特留斯出版的全球第一部地图集《寰宇全图》,其中有一页中国地图第一次标出了中国的万里长城,上面的拉丁文说明是这样的:“这堵墙长400里格(1920公里——译者),在群山中蜿蜒前行,修建的目的在于阻止鞑靼人的入侵。”这本地图册成了我找到“长城何时标注在世界地图上”的探路石。
  2003年,在非典横行期间,我在公寓里自我囚禁。我上网花重金买到由罗德尼·雪利(Rodney Shirley)编著的《世界地图早期制作,1472~1700》一书。我从前往后,又从后向前来回地翻阅。目光最后落到了荷兰乌特列兹大学图书馆地图珍品馆收藏上。借助台灯的强光和放大镜我找到了《世界新图》上的长城。在此之前,还没有标注长城的世界地图。然而,这种标注长城因为它是世界奇迹,还是源于它的长度和规模?它没有过多的解释。
  如果是作为世界奇迹,接下来的问题是,地图上为什么不标注其他 “奇迹”呢?如埃及的金字塔、罗马的斗兽场,或者埃及亚历山大港的灯塔,这是公元前480年希罗多德就在《历史》中提出的“古代七大奇迹”的说法。长城的一个地理特点是它的长度和规模。如果把数字转换成文字描述,即是“长城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物”。无论何种原因,正是《世界新图》,把中国长城向全世界“广而告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尽管科尼列斯·德·宏德在他的世界地图里标注上了长城,开创了里程碑式的时代,但是当时他正在为维持地图制作的生意而焦头烂额。科尼列斯·德·宏德出生在地图制作商家庭。父亲杰勒德·德·宏德(Gerard de Jode 1501-1591)靠逐渐积累资料,集成一本世界地图册《世界之镜》。1593年由于地图册的销路不尽如人意,加上父亲去世,单靠制作世界地图册维持生计已经不可能。丧失了信心的科尼列斯·德·宏德将地图册的版权和铜雕印版一股脑地卖给了生意兴隆的一个叫安德维普的印刷商,期望依靠他的经济实力,使得这部世界地图册的出版继续。然而,事与愿违,印刷商把当时市场上最认可的亚伯拉罕·奥尔特留斯的《寰宇全图》作为主打产品。从此,科尼列斯·德·宏德地图集的铜雕印版再也没有着过墨迹。
  科尼列斯·德·宏德因此开始转型,将精力和资金集中在有特点的单页地图上,其中包括了最新的探索和发现。这样的地图简单、廉价、快捷,比起大部头的地图册来要投资少见效快。这张《世界新图》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但在为什么这版地图只有一张存世的问题解释上,我还有点迷惑。可能出于什么原因,科尼列斯·德·宏德的事业大厦无法建起,这只是一张付印前的“蓝图”。
        虽然奥尔特留斯很有眼光地将中国的万里长城收入了他的地图册的中国地图里,但是只有科尼列斯·德·宏德意识到长城的重要意义,而标注在他的世界地图上。中国的万里长城从此登上了世界的“舞台”,成为世界地图和地球仪上唯一的人类建筑。
  评论这张
 
阅读(34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