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条条道路出天山   

2013-09-22 10:56:23|  分类: 杂志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Frank Heming 
摄影:陈新宇 
审阅:巫新华
条条道路出天山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乌孙古道上的石人,仿佛草原的精灵,日日守望在风雪弥漫的特克斯县喀拉达拉乡琼库什台草原上。自古以来,伊犁盆地就是游牧民族的乐土,塞人、大月氏、乌孙、突厥都曾在这里牧马。草原石人在天山北面还有分布,一般认为,石人与游牧民族的墓葬有关,至于具体年代和族属,很难确认。
条条道路出天山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天山有着许多条南北向古道,也有叠加在古道上的现代公路,这条蛇形公路,就是在山间牧道上修建而成。在通往阜康市天池时,需途径这条蜿蜒曲折的公路盘旋而上,民间说法是,经过“五十回盘旋”后方能到达天池,故此地又叫五十盘。摄影:郝沛
条条道路出天山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镶嵌红宝石金面具 1997年,施工队在昭苏县波马的一个封土墩附近修路,挖到一座北朝时期的古墓。里面有大量的金银器和纺织品,文物遭到哄抢,经过几年时间,才追回了大部分文物,包括这面镶嵌红宝石金面具。面具长17厘米,宽16.5厘米,重245克。整个面具制作精良,并镶嵌有大量红宝石、红玛瑙等,可谓奢华至极。现藏于伊犁州博物馆。

大风吹过白水涧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在乌鲁木齐西南郊的乌拉泊古城,我不禁想起边塞诗人岑参的诗句。岑参可能是唐代唯一一位踏遍天山南北的诗人,他把飞雪、沙碛、火焰山、热海写入诗篇,用瑰奇的笔调描写边塞风光和异域风情。西域的山川第一次有了诗人代言,无数代中国人从他的诗中认识了天山。
  爬上残破的城墙,恢宏城廓依然让人震撼,角楼、马面、护城的壕沟、城门、瓮城、内城垣遗迹清楚可见。岑参所写的轮台是不是指唐代的轮台城,还有争议,因为汉代也有个轮台(即今轮台县),在天山南道,是西域都护府治所。但我认为唐代的轮台城应该位于天山北道,至于在北道何处,又有乌拉泊、昌吉、米泉、阜康、吉木萨尔等多种说法。从他诗歌里的景象来看,倒是与这一带的自然环境相近。
  乌拉泊是白水涧道上的一座古城。白水涧道自古即是乌鲁木齐通往吐鲁番的大道,现在也是新疆最繁忙的通道。这个因达坂城而闻名的宽谷中,兰新铁路、南疆铁路、连霍高速、312国道等干线云集,新疆通内地、北疆往南疆,大都经此。在这里,西北走向的断裂把天山主脉错开了一个大口子,山谷宽阔,尤如平原,只是向南才慢慢收窄,转为峡谷。
  在整个天山,它是南北翻越的最易之处,气流的通过也自然要涌向山脉中这个最大的豁口,从而成为著名的风城。现在这里是新疆最大的风力发电场,无数高大的白色风轮机矗立风中,就象山谷中一片怪异的钢铁森林。
  乌拉泊古城不仅地处白水涧道与天山北道连接的要冲,而且还有一条古道自乌拉泊古城出,大致沿现在103省道的路线,经羊圈沟穿越天山,到达吐鲁番盆地西侧的阿拉沟,与天山中道相接。从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来看,说乌拉泊古城就是唐轮台城,也不无道理。
  在白水涧道的南端,还有一座古城,恰与乌拉泊古城南北相对。那便是唐至清代的白水涧古城,它在达坂城宽谷转为白杨沟峡谷的峡口处,城不大,筑于白杨河边由黑色岩石构成的台地上,地势险要,白杨河由此急转直下入峡谷,铁路、公路皆由此进入了峡谷中的盘山道,向南穿过白杨河峡谷,眼前便是一望无际的吐鲁番盆地了。
  西北走向的断裂不仅在天山中形成了达坂城谷地,而且由于沿断裂走向发生的推挤和拉伸,北侧的博格达峰抬升成为东天山的最高峰,南侧的吐鲁番则下陷成低于海平面的盆地,它们相辅相成,一高一低,构成了天山东段最引人注目的两大地标。
  尽管白水涧道是沟通天山南北的天然大道,但在古代,更为险峻的翻越博格达山的山道仍然被频繁地使用,包括车师道、乌骨道、移摩道、萨捍道、突波道、花谷道。因为对于北疆和东疆来说,历史上很长一段时期,政治、经济的重心是在山北的吉木萨尔、奇台和山南的吐鲁番。山南有交河城、高昌城,山北有浮图可汗城、北庭城、别失八里城。而在这两地之间,走博格达山的山道就比走白水涧道可缩短约200公里的路程,在当时只能马行人走的情况下,自然更捷近省时。

一国两部古道连
  “ 这里是大河沿村, 也叫五星牧场, 有四五十户人,都是维吾尔族,以牧业为主,每户有羊从一二百只到四五百只。”阿合迈是吐鲁番大河沿村的维吾尔族村民,50多岁。当我沿着车师古道来到村边问路时,他正在屋外整理遮盖干草的膜布。
  大河沿村是大河沿河最高一处居民点,座落在河两岸宽阔的洪积扇台地上,海拔2000米左右,这里有很好的草场,但村民们仍然具有维吾尔族善于农作的特点,在平坦的台地上开垦出不少耕地,种植燕麦、小麦、豌豆、土豆等。
  阿合迈说:“由大河沿村翻山去吉木萨尔,骑马一天可到,步行需两天。现在已很少有人走了,偶有村民过山去帮人宰羊。现在这里成了探险者的徒步线路,前几天还有一支二十多人的队伍在此下车,然后徒步翻山去吉木萨尔。”
  告别阿合迈后,继续由大河沿村往上走。我在想,他的祖先可能是回鹘人,1100多年前,还生活在天山北面以游牧为业,回鹘汗国崩溃后翻过天山流入吐鲁番,从事农耕。他们其中一定有人经过车师道(也就是我此刻所行之处),仓皇赶路。
  往上走了四五公里后,发现路多处被洪水所毁,越野车在河滩中挣扎了一段,再也不能前行。我顺着河谷,在河滩的砾石中和坡麓的灌丛中辨认着道路。牧场的小路纵横交错,但可以凭借时断时续的马粪和蹄印,找到车师道的正路。
  大河沿河和塔尔郎河源出博格达峰东侧,向南流入吐鲁番盆地后,和天山的许多河流一样,在山前的洪积扇上撒开成密集的放射状水道,或离或合,时断时续。其中有一条较大的亚尔乃孜河,它的两条分支又在一片高大的台地前合二为一。这片台地两侧以悬崖临河,仿佛一艘庞大的航空母舰。这里就是交河故城。公元前2世纪,车师人在此建都。公元450年车师前国为北凉所亡后,这里又先后为高昌国、唐朝安西都护府所占据,而后又被从天山北面流亡而来的回鹘人(唐时称西州回鹘)等占领。
  我是黄昏时候来到交河的,忍不住想起唐人的诗句:“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夕阳为这座历经沧桑的空城洒上一层金色,像是满怀柔情的抚摸。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古城,旧时官署民居的残垣断壁、佛寺佛塔的破墙废墟,投射出长长的暗影,与落日余晖形成鲜明对比。街巷曲折起伏,城市布局紧凑严密,而且居高临下,倚险自固。在高台之上,可俯瞰周围的绿洲,远眺天山的雪峰。而它的奇特,还和特殊的“生土”建筑方式有关。台地上有几十米厚的粉砂和粘土岩层,它是吐鲁番盆地古河湖的沉积物,属于半成岩的岩石,既有一定的强度,又较易于挖掘。
  车师人在建房筑屋时,大量采用了挖土留墙的“减法”,房屋的空间及街道,多是在天然的砂土层中挖掘而成,墙体就是有意保留下来的砂土层,它区别于夯土或土坯等人工处理过的土结构建筑,所以叫“生土建筑”。这是一座挖出来的城市。车师前国有4000多居民,挖凿交河城这样庞大的工程,不知要耗费多少代人的心血。然而这是值得的,固若金汤的交河城使车师人得以保持六个世纪的统治。
  (欲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3年9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30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