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寻踪 重走营造学社西南考察之路   

2013-08-13 11:23:57|  分类: 杂志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朱俊 
摄影:陈新宇
寻踪 重走营造学社西南考察之路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1939年,营造学社考察四川广元千佛崖,牟尼阁龛内唐代造像大都完整,栩栩如生。如今造像头部尽被盗凿,令人扼腕。

寻踪 重走营造学社西南考察之路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盐津关是宜宾进入昭通的必经之路,茶马古道至今仍被使用。抗日战争时期,营造学社从北平被迫迁往西南后方,仍坚持野外古建筑 调查。川滇两地高山峻岭,交通不便,更加战事吃紧、盗匪猖獗,前辈的考察之路极为艰辛。
寻踪 重走营造学社西南考察之路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遂宁广德寺山门前的圆觉桥原为木质廊桥,横跨小溪,现桥下被填土以建广场,所幸廊桥得以留存。

欣赏本专辑更多精彩图片 >>

  昆明北郊棕皮营村。和传说中的一样,梁思成和林徽因确实是今日这个“城中村”里人尽皆知的两个名字。我们在村口随意地找了一位老人问路,话只说了半句,他就立刻明白了我们的来意,领着我们走过曲曲折折的小道,来到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故居前。这是一个半亩大小的院子,院门紧闭。站在墙外,可见院内建筑的一面山墙,以及屋顶上微微起翘的屋脊。院墙上镶嵌着一块刻有“梁思成、林徽因旧居”字样的文保碑,昆明市政府2003年5月公布。老人告诉我们,小院长年空置,因为慕名参观者太多,房主不胜其烦,长期避居昆明市区。
  1938年1月,梁思成一家颠沛流离,辗转来到昆明。随后,刘敦桢、刘致平、莫宗江、陈明达也陆续抵达。在中华基金会的资助下,中国营造学社立足昆明,重新开展工作,社址就位于昆明市循津街的止园。但很快,刺耳的空袭警报就划过昆明的上空。为了躲避敌机轰炸,1939年8月,学社随中央研究院史语所迁至城外的龙泉镇。当时龙泉镇附近寓居着诸多来自中央研究院、西南联大的知名教授和学者。在诗人、文学家的笔下,这里充满了诗情画意,有世外桃源般的美丽风景。梁思成和林徽因做好了在此长期生活的准备,决定把家安在镇东一里外的棕皮营村。他们商借到一处地主花园,计划在这里为自己设计、建造一座住宅。这是两位建筑大师一生中唯一为自己设计的住宅。
  今日的龙泉镇(也叫龙头村)已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田园风光:一条宽阔的公路穿过村口,路北是规划整齐的城市公园,南侧则是成片开发的高楼,昆明市盘龙区龙泉街道整合了当年的棕皮营村、瓦窑村、麦地村等几个自然村落,并入城市建设计划当中。由于周边盖满了五六层高的水泥板房,梁、林故居如同陷入了重重包围。
  不过这也给了我们更全面观察故居的机会。在距离故居最近的那座楼里,一位住在三楼的小伙子慷慨地允许我们走进他的卧室。凭窗俯瞰,故居格局果然一览无余:正房三间,为梁思成全家起居生活的主要空间;北面紧挨着院墙有三间体量很小的偏屋,分别是厨房、柴房和佣人房;正房西侧另有一间耳房,那是金岳霖先生的卧室。如果只是粗略地看去,旧居土坯夯筑,白墙黛瓦,一如昆明附近传统的农村民居,但仔细欣赏就能发现许多匠心独具的设计:房屋建造在青石铺就的台基上,土坯墙和台基之间再垒砌一层坚固的石块,石块间的缝隙以灰浆勾填,线条生动,远看有点像唐代的卷草。屋面的前后两坡,采用了民居建筑中少用的悬山式,有利于木构架的透风防腐。瓦面下铺设排水管,雨水顺流而下可以滴落在台基四周特别开凿的“散水”中。房屋前后的庭院,以精心打磨的石块铺墁,色泽不一的石块组合出自然天成的图案,简朴而美丽。这座建筑简单、朴素,却又超凡脱俗,内在的精致被发挥到了极致,体现出设计者令人赞叹的美学修养和文化品位。
  欢迎我们进门的小伙子是来自河南的打工仔,初中毕业后就跟随家人来到昆明,一直租住龙头村中。闲聊中他说,他喜欢也崇敬林徽因。
  “你为什么崇敬林徽因?”我好奇地问,心想着他会说出什么《人间四月天》的电视剧情来。
  小伙子很认真地说:“林徽因是个爱国的女设计师,国徽就是她设计的啊。”
  这真是一个极好的回答。
  战争将中国营造学社推到了他们此前考察从未涉足的西南地区。1938年夏天,学社在昆明重新起步。由于梁思成此时身患严重的脊椎关节炎和肌肉痉挛,无法外出,古建筑调查工作暂由刘敦桢负责。10月,他们首先对昆明及近郊的古建筑展开调查。可是刚刚调查了几天,莫宗江和陈明达就被抓了壮丁,编入壮丁训练营接受训练。还是梁思成拖着病体,找到昆明市长和云南省省长,经过协商后才将两人放了出来。就在这样艰难的社会环境下,营造学社仍然坚持继续野外调查。
  我们在昆明城内追寻营造学社当年的考察足迹。城市的面貌虽然已不复旧观,但令人欣慰的是,营造学社调查过的古建筑大多幸存,或者至少有遗迹可寻。拓东路上的真庆观内的紫微殿建于明代宣德十年(1435年),是昆明现存年代最为久远的木构建筑。经过类型学的对比,刘敦桢先生认为,紫微殿的木架做法和明代早期中原地区的官式建筑非常接近,兴工建造大殿的时候,很可能有来自北京的工匠参与。刘先生考察时,道观已经成为云南省火柴第一制造厂的厂房,而火柴曾是昆明市的重要支柱工业,所以营造学社必须得到市政府同意并由市府电告财政厅火柴厂后,方能进入观内调查和测绘。火灾是古老木构建筑的第一大害,刘先生为此在文中表达了他的不安。但真庆观安全无虞地保存至今,其中是否有神明庇佑,亦未可知。今天,真庆观的宗教活动已经恢复,紫微殿等主体建筑大多修缮一新。
  在市中心的金碧广场,“金马”、“碧鸡”两座牌坊东西对峙,如金碧交辉,曾是著名的昆明八景之一。但牌坊是近年重建的,老木坊在文革中被拆除,许多昆明人提起来仍感惋惜。当年在营造学社的建筑学家眼中,城内许多老木坊极具特点,尤以大西门内“滇南首郡”坊最有代表性,刘敦桢先生赞其“比例形象极为稳健,且富古风”,不幸在日军的空袭中被炸毁。
  毁于轰炸的还有文庙的大成殿。大成殿留存多为明清建构,面阔七间,规模甚大。营造学社对大殿做了精确的测绘,留下完整的测绘图和资料。大轰炸后,文庙建筑尽毁,只石构的棂星门幸存。但当我们走进文庙公园时,发现泮池后大成殿的旧址已经得到清理,据说昆明市政府正着手重建大成殿,其主要依据就来自营造学社当年留下的测绘资料。古建测绘,一方面用于研究,更重要的是为了保护。古建筑一旦遭遇不测,就可以根据测绘资料进行复原。从这点来说,营造学社的调查在西南地区古建筑及其历史和文化的保护方面,贡献巨大。
  日落西山之时,我们来到城南的慧光寺塔。漫天霞光下,古塔巍峨峭立,塔身被映得通红。慧光寺塔又名西寺塔,三重叠砌的方台上建方形的塔身,上覆密檐十三层,各层出檐上下收分,和缓的曲线使塔的轮廓显得挺拔秀美。古塔建于唐代末年的南诏国,是昆明城内年代最为古老的砖石建筑。清咸丰六年(1856年),云南回民大起义,慧光寺毁于战火,只有砖塔幸存。刘敦桢一行前来调查之时,西寺塔矗立于“陋巷”中,居民杂处,周围环境污秽不堪。今日,西寺塔已辟为公园,塔下建起了市民广场。夕阳下,老年人在跳舞健身,儿童们在轮滑游戏,一派美丽祥和的气氛。
  与慧光寺遥遥相对的是常乐寺塔,俗称东寺塔,也是十三层密檐式,外形和西寺塔相仿。日本古建专家伊东忠太在光绪末年考察过昆明,将其断为“唐塔”,并写入《支那建筑》这部重要的学术著作中。但细心的刘敦桢发现,塔的细部结构“拙陋草率”,和西寺塔绝非出自同一时期;随后,他在塔下三丈外读到一块光绪十六年(1890年)立的石碑,碑文记载,原塔毁于道光十三年,此塔于光绪九年重建,并东移百余步。刘敦桢不禁“羞汗夹背”,调查研究的疏忽草率致使谬误流传,刘先生深以为羞耻,所以才会汗流浃背,从而引以为戒。营造学社在艰难的条件下能够取得丰硕的研究成果,是和刘敦桢、梁思成这些前辈学者们科学严谨的学风密不可分的。
  1938年11月,在完成昆明及周边地区的古建筑调查之后,刘敦桢只休整了短短几天,就带着莫、陈两位助手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云南西北部调查。他们从安宁、楚雄、凤仪至大理,然后经邓川、剑川到丽江后折返,调查了9个县140多处重要古建筑。因为所经多为民族地区,刘敦桢发现,除了藏族建筑自成体系之外,其他民族建筑的汉化程度普遍较高,尤其在丽江,不乏保存了中原地区古老做法的优秀建筑作品。
  我们在大理先访问了古老的凤仪书院,再饱览了苍山洱海间千寻塔的绰约风姿,就追随着前辈们的足迹继续向着丽江进发。当年由大理向北已经没有公路,营造学社一行或者坐滑竿,或者步行,“时而陟拉杂坡,时而悬崖峭壁,艰苦跋涉了五天才到达丽江。”更可怕的是,群山之中盗匪出没,当地政府专门派了三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一路随行保护。行至危险地段,护送的士兵全部荷枪实弹,如临大敌,气氛非常恐怖”。如今,大理到丽江的高速公路虽还未通车,但短短三个多小时的车程,除了加油站公厕卫生恶劣外,旅者可以纵情地欣赏窗外的山水美景。
  但对丽江的访问令人失望,因为营造学社当年发现的几座华美建筑大多未能幸存。“极富宋、元遗风”的明构皈依堂已全无踪迹,狮子山东麓的木氏家祠也消失不见,当年家祠内有门坊一座及祭殿三楹,祭殿的石础雕刻有肥厚的仰覆莲瓣,异常精美。民众教育馆内建于清光绪十四年的藏书楼平面十字形,上下三层屋檐,下檐随平面周匝,中檐四面歇山,上檐四角攒尖,刘敦桢先生赞它“式样奇特,尚存古制”,可惜在“文革”中被拆毁。今天,藏书楼的旧址上新盖了一座仿古楼阁,只是外观生硬造作,毫无情趣,让人有东施效颦之感。

(欲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3年8月号)

 阅读“营造学社”专辑的其他部分“寻思 大历史中的营造学社”部分请点击进入...

   阅读“营造学社”专辑的其他部分“寻访 那些人那些事”部分请点击进入...

 阅读“营造学社”专辑的其他部分“寻问 为什么研究中国建筑”部分请点击进入...


 
  评论这张
 
阅读(25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