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彩陶 华夏文明滥觞的族群符号   

2013-05-28 10:30: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邵晓平  
摄影:蒋生连

 

彩陶 华夏文明滥觞的族群符号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神人纹双耳壶] 马家窑文化半山类型 距今4500~5000年

彩陶 华夏文明滥觞的族群符号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远古开始的制陶工艺如今在甘肃临洮县窑头村发扬光大,村民在家里加工制作的彩陶成为市场上受

人欢迎的工艺品。

彩陶 华夏文明滥觞的族群符号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双耳壶] 马家窑文化边家岭类型 距今4700~5200年

 

欣赏本专辑更多精彩图片 >>


  1923年9月15日,夜,西宁县(今青海省西宁市,当时属甘肃省管辖)附近的峡谷中,瑞典人安特生和包括西宁道警官在内的数名随从遭遇了突如其来的“强盗袭击”:“透过黑暗,我看见了一个骑马人的轮廓,感觉到了身边的铁钉鞋,他决不是我们一行中的人;为了先发制人,我朝身边的黑影开了枪,在刹那间感到一股液体喷到了身上,我开了第二枪,他伏倒在马鞍上了。”安特生在《黄土地的儿女——中国史前史研究》的书页里,记了这个惊悚的过程。
  此后几天,这位北洋政府农商部的矿政顾问便在西宁附近湟水流域发现了著名的朱家寨遗址,安特生坦言:“在西宁河流域的朱家寨遗址中,发现了大规模的稀见遗物,这是我一生的转折点”,“正因为如此,我把余生献给了考古学,完全放弃了专业的地质调查” 。
安特生所说的“遗物”,主要就是彩陶。彩陶之于安特生,就如同丝绸之路之于斯文·赫定、香格里拉之于约瑟夫·洛克——是彩陶,成全了安特生的“东方之梦”,也成全了史前中国的本来面目。
  1914年5月,到北洋政府农商部刚刚履任之后,安特生就凭借敏锐的眼光“捡了一个大漏”——他通过在北京的丹麦矿冶工程师麦西生寓所的一些赭红色岩石追根溯源,于北京西北约140公里的宣化龙关山找到了储量达亿吨的富铁矿,之后又在宣化境内撞上了兜售铁矿石的贩子,并循着他们的脚迹发现了烟筒山铁矿。1919年9月,以龙关山铁矿和烟筒山铁矿为主要矿源的石景山钢铁厂破土动工,北洋政府财政部次长陆宗舆担任龙烟铁矿督办。
  在发现和挖掘仰韶遗址以前,安特生的工作领域是地质学和古生物学。他曾自道:“1914年我是第一个偶然发现叠层矿石有机起源的人;1918年我发现了聚环藻团块并认识到它与北美寒武纪前期相似‘化石’的联系;同年我们在中国发现了第一个三趾马区,在科学界很有名;1919年在蒙古的额尔登特发现了海狸群。”此后,他又发现了黄河始新世哺乳动物群、奉天沙锅屯洞穴堆积和著名的周口店遗址。
  1921年4月18日,在河南省渑池县仰韶村,一些被流水冲刷露出地面的陶片跳入了安特生的视线; 1921年10月27日至12月1日,由安特生主持,中国地质学家袁复礼、奥地利古生物学家师丹斯基等一同参与的“仰韶遗址发掘”,使得土层之下的中国史前文明 “与我们所知的早期人类历史活动链条般地衔接在一起了”。
  在仰韶发掘完成之后,安特生很快藉由仰韶发掘的彩陶和中亚安诺彩陶、特里波列彩陶的相似性对比,萌生了“因仰韶遗址之发现使中国文化西源说又复有希望以事实证明之”的妄断。
  为了证实彩陶由中亚东渐到达中国内陆的假说,安特生把下一步考古的目标锁定在了中亚通向中原的必经之地——甘肃。1923年6月21日,安特生的考古考察团到达了兰州。
  和斯坦因、伯希和等人的强盗行为不同,安特生在甘肃的考古属于具有国际合作性质的官方行为——他代表的是北洋政府农商部,得到了瑞典科学研究会及该会会长瑞典皇储的资金补贴,得到了农商部地质调查所丁文江、翁文灏甚至甘肃督军陆洪涛的全力襄助。
  甫到兰州,安特生就用地质学家的眼光细加打量了黄河沿岸的地形地貌,他认为: “中国西部如兰州附近,其地形之特点往往有极肥沃之河谷,详加搜寻,可望发见新石器末期文化迁移之证明。”显然,安特生深信,中国文明和埃及、巴比伦、印度等文明古国一样,都依赖于大河流域的馈赠和孕育。
  在兰州停留月余,安特生和随行人员即赴马厂塬(今属青海省民和县)、罗汉堂(今属青海省贵德县)、朱家寨(今属青海省西宁市)、卡约(今属青海省湟中县)等处探察发掘史前遗址,近两个月的出行验证了安特生先前的推测和判断,他确信“甘肃重要的史前珍宝只等着有人去挖掘了”。
  几乎和安特生的湟水流域考古同步,丁文江、张元济、罗振玉等在北京成立了以“发掘搜集并研究中国之古物为宗旨”的“古物研究社”;而由顾颉刚率先发起的疑古大讨论,也在《读书杂志》连续载文争论,这次争辩,和安特生在甘肃寻找史前遗址的目标基本一致——那就是,剥离掉附着在历史真相上的神话传说,转而用科学的、现代的、实证的方法来认识古史,研究古史,陈述古史。
  从朱家寨回到兰州,安特生在冬歇期“遍访了兰州的古董商……在接二连三的访购中,总算有几个很好的彩陶到手了,因此彩陶的交易就逐渐活跃起来了”,原来不名一文的彩陶在兰州古玩界逐渐变得炙手可热,“到了三月初,送来了很多彩陶,从外表判断,一见即能确定这些是最新发掘出来的”。
  一边从古董商手里访购彩陶,一边就打探着发掘彩陶的线索,在兰州传教的英国传教士安德鲁是个游历四方的探险家,他把收藏的所有彩陶和有关彩陶出土地的线索,按适当的条件,全部转交给了安特生。1924年4月下旬,安特生和他的助手进抵洮河西岸,在黄土阶地上拉开了通过田野考古调查寻找“中国之前的中国”(China before China)的惊天大幕。
  安特生于1924年夏季考察发掘的洮河流域(今甘肃省临洮县、广河县、康乐县、临夏县等)是中国彩陶文化类型最为丰饶、存量最为富集的中心区域。结合1923年夏秋之际在湟水流域的发掘和其后在镇番县(今甘肃民勤县)的发掘,安特生将甘肃彩陶文化按时间顺序依次分为齐家期、仰韶期、马厂期(新石器时代末期与石铜器时代之过渡期)和辛店期、寺洼期、沙井期(紫铜器时代及青铜时代之初期)——而这些描述史前文明的文化分期又依次得名于如下考古遗址:宁定县齐家坪遗址(今甘肃省广河县齐家坪)、西宁县朱家寨等众多遗址(包括今青海省西宁市朱家寨、甘肃省临洮县马家窑等众多遗址)、碾伯县马厂沿遗址(今青海省民和县马厂塬)、洮沙县辛店遗址(今甘肃省临洮县辛店乡)、狄道县寺洼遗址(今甘肃省临洮县牙下乡)、镇番县沙井遗址(今甘肃省民勤县沙井村)。甘肃省文物局副局长马玉萍认为,如果把黄河中上游的彩陶文化整体看成是一个“豹子”,那么发掘仰韶文化只是通过“窥斑”见到了“豹腹”,而安特生在甘肃的发掘等同于描绘出了“豹头”之外的整个“身躯”。
  安特生总结道“吾人采掘古物之地,大都致力于以下三大肥沃之河谷中,即贵德盆地之黄河河谷、西宁河谷及洮河河谷是也”,又云“盖彼时谷中林木畅茂,禽鸟繁多,而牧畜与种植等事亦可得极良好之机会故也” ——显然,这种对黄河流域史前文明的考古实践和分析判断已经接近了中国文明的地理特质和发育特征。
  但安特生的错误也是明显的,他最大的分期错误就是死硬地扛着“单色陶器早于着色陶器”的教条,把齐家文化放在了仰韶文化的前面:于远古之各期中当推齐家坪最古,而仰韶次之”;并且,他还固执于“中亚文明优先论”的妄断,想当然地抛出了似是而非的“中国文化西来说”——“甘肃乃亚中细亚(注:特指中亚地区)至渭河河谷及黄河河谷下部之孔道,而此两河谷中即为中国孕育文明之所,吾人于甘肃发见仰韶文化之存在,已足使著者前谓彩陶东渐之说完全确定。”安特生关于甘肃上古六期文化“当在西历纪元前一千七百年以前乃至纪元前三千五百或三千年以后”的谱序推定和各期文化的绝对年代值,与最终校正的数据有很大出入;他把半山、马厂彩陶归为葬地遗址陪葬冥器的论见,也是偏颇的、武断的。
  但毕竟是他,第一个撬开了窥见中国上古史的地层,第一个构建了研究中国上古史的框架,第一个趟开了通往中国上古史的道路;他,是中国上古史进入现代考古体系和世界文明体系的启蒙者、拓荒者和先行者。
  了解更多,请点击进入华夏地理官网。

  评论这张
 
阅读(746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