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森林保卫战   

2013-04-25 11:0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斯科特·华莱士 SCOTT WALLACE
摄影:亚历克斯·韦布 ALEX WEBB
翻译:陈昊

 

森林保卫战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木材贸易枢纽普卡尔帕的一座公园里,立着一尊桃花心木雕塑,反映出这种树的重要性。

森林保卫战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秘鲁公园管理局的代理人用手对一段遭非法砍伐的桃花心木进行测量。一名伐木者在半小时内就能

用电锯将这样一棵数百年高龄的巨木放倒。

森林保卫战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男人们正在普卡尔帕郊区卸载萼叶茜木。这种密纹木材常被用在建筑中。秘鲁的大部分木材都是在

   缺乏合法许可的情况下砍伐的,然后再用伪造的文件将其出售。雨林正备受大大小小采伐团伙的摧

残。

 

欣赏本专辑更多精彩图片 >>
  

  非法采伐几乎将秘鲁的桃花心木彻底消灭。盗伐者正逐渐将目标转向一些不为人知的树木种类,而这些树木对雨林的健康状况来说至关重要。
  桃花心木是亚马孙河的珍宝,树干高大粗壮,直插上层林冠。由于这种木材纹理细致优美且质地坚硬、稳定性强,因此成为世界上最受觊觎的建筑材料之一,工匠们纷纷对其趋之若鹜。桃花心木同时也是财富和权力的象征,一棵树的木材被制成家具进入美国或欧洲的陈列室时,在国际市场上的价值可达数万美金。
  2001年,巴西宣布禁止对大叶桃花心木的采伐,从那以后,秘鲁就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供应商。桃花心木有时被人称为“红金”,这股追逐“红金”的“淘金热”导致秘鲁许多条河流域(比如一个阿沙宁卡印第安人部族的家园上塔马亚河)丧失了它们最珍贵的树木。如今,桃花心木和西班牙柏木最后的阵地几乎都只存在于印第安人居住区、国家公园和一些为保护边缘族群而辟出的保留地中。
  因此,如今伐木者开始将目标瞄准其他种类的大树,这些树种的名称很少有人听说过——苦配巴树、巴西豆木、龙凤檀、萼叶茜木等,它们出产的木材正以卧室家具、橱柜、地板和露台架的形式进入我们的居所。这些鲜有人知的品种与诸如桃花心木等更受追捧、价格更高的树种相比更缺乏保护,但它们通常在森林生态系统中发挥着更加关键的作用。伐木者将各个品种的树木逐一染指,他们为弥补逐渐减少的回报而增加砍伐数量,从而对许多重要栖息地造成破坏,灵长类、鸟类、两栖类等居住在森林上层的动物面临着越来越严峻的威胁。当地人群陷入混乱,分裂为两派:一派支持保护政策,另一派急于挣外快。在那些极为偏远的地区,隆隆的电锯声中,数百年高龄的参天大树轰然倒地,发出骇人巨响,当地部落里的人们纷纷逃离家园。
  秘鲁每年所产的木材中,据说有四分之三都是非法砍伐所得。尽管有关方从五年前开始加强对桃花心木盗伐活动的惩治,而且木材产量已经大幅下降,但是据报道称,如今进入工业化国家的许多木材仍出自非法来源。这些出口的木材中大部分进入了美国,但如今亚洲市场所占的份额正逐渐增多。
  上塔马亚河东南方向不远的地方,多片保护区域拼凑成总面积38850平方公里的普鲁斯保护区,保护区中巨木林立,这些树木是数百年前从密林中抽芽长起。该区坐拥普鲁斯河与茹鲁阿河源头,与世隔绝的部落长年居住在这里崎岖的高地上。另外,据称秘鲁现存的大叶桃花心木中,有80%都生长在该区域。
  非法伐木者们把周边的印第安人居住地当做后门,通过这些地方偷偷进入保护区。 他们花钱请当地人帮助他们获取伐木许可,然后借着掩护把在保护区内非法砍伐的桃花心木转移出去,许多当地人都上了当。穆鲁纳瓦部落保留地西北边界上的瓦卡皮斯蒂亚河(茹鲁阿河的一条支流)两岸,盗伐者的欺诈行为导致大约六个阿沙宁卡族群贫困如洗,幻想彻底破灭。
  雨季高峰时,我与总部设在美国的亚马孙河上游保护组织执行总裁克里斯·费根,以及上普鲁斯国家公园负责人阿塞尼奥·卡列一起,沿瓦卡皮斯蒂亚河展开一场突袭。47岁的卡列穿着尺码过大的卡其色工作服,显得有些孩子气,他对普鲁斯保护区范围内的大部分地区都具有管理权。“阿塞尼奥在将盗伐者清除出公园方面做得非常出色。”费根说,“但对非法桃花心木的需求仍然很大。”费根的组织在秘鲁建立了一家姐妹机构,名叫“保卫普鲁斯”,来帮助公园管理人员和当地的原住民同盟。他们提议在社区内建立“治安委员会”,沿国家公园周边巡逻,将入侵者拒之门外。保卫普鲁斯机构的现场指导,60岁的何塞·博尔戈·巴斯克斯多年来一直在秘鲁境内的亚马孙河流域从事环保斗争,是个足智多谋、经验丰富的老手,这天,他也登上船与我们同行。
  “采伐者们窃取了你们的东西,还逍遥法外。”博尔戈在我们途经的第一站,名叫杜尔塞格洛里亚的阿沙宁卡人村落集会上说道,“为什么?因为你们没有采取措施来阻止他们。”博尔戈认为,只有当地人在保卫家园的战斗中扮演积极角色,环保斗争才能取得成功。他说,目前面临的两大障碍是——贫穷和缺乏教育,出于这两点原因,许多村民难以抗拒金钱的诱惑,同时无法理解保护森林的重要性。
  第三个障碍是距离,遥远的距离为盗伐者提供了绝佳的优势。亚马孙雨林广袤无边,许多河谷地处偏远,巡逻人员无法面面俱到。由于缺乏执法人员监守,盗伐者们更加恣意妄为,认为森林里的树木他们可以任意取用。
  一名当地线人告诉我们,一个名叫鲁文·坎波斯的盗伐者正在河流上游使用一条非法路径将桃花心木运往邻近的另一条河。(我们试图采访坎波斯,但没有成功。)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将非法获取的木材经水路运至乌卡亚利河,然后前往省府普尔卡帕的锯木厂,而瓦卡皮斯蒂亚河上的阿沙宁卡人甚至都不知道他拿走了什么。
  第二天,瓢泼大雨中,当地向导带领我们走进密林深处,寻找盗伐者的踪迹。我们途经一棵巨大的桃花心木,树皮上刻着“X”形记号,显然是已被列为砍伐目标。在盘错的板状根支撑下,巨大的树干直插林冠层,枝条上缀满兰花和凤梨科植物。一道裂隙般的空地尽头是雨水浸透的翠绿丛林。我们很快就找到了罪魁祸首——生了锈的波纹铁皮搭成的棚子下停着一辆轮胎巨大的集材拖拉机。我们继续靠近,发现拖拉机旁堆放着十几棵等待运走的高大桃花心木和西班牙柏木。卡列对树干进行了测量——每棵直径差不多都有1.5米。他说这些树已有几百年树龄。
  我们行至一片空地,空地上有一座破败的茅屋,一个瘦弱如幽灵般的男人看守着茅屋。他叫埃米利奥,我们一靠近他便一下子从吊床上弹起。“人总要工作。”他为自己辩护道,“如果没其他活可干,我们能怎么办呢?”这一问题也让卡列十分烦恼。这场伐木作业显然是违法行为,因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砍伐这片森林。但营地本身却在卡列的管辖范围之外。
  鉴于大雨倾盆,我们很难跨越水面上涨的溪流,追随集材拖拉机的辙迹进入保护区深处,于是我们掉头回撤。卡列回到普卡尔帕后会向当局汇报这里的情况,但可能没人会有勇气发起指责或控诉。没有来自保护区内部的切实证据,要想立案十分困难。盗伐者很可能与普卡尔帕的权力掮客有关系,正直的警察一旦越界,就常遭抹黑甚至直接被开除。另外,利马的中央政府近期将执法职责转交回地方政府,而地方官员更容易受贿腐败。“如果我们不采取更加主动的措施,保护区将沦为多片破碎的林地。”卡列说道,他担心现在的盗伐者有了更多躲避法律制裁的机会。
  在埃德温·肖塔·巴莱拉的领地上,坏人们完全没有猖獗的余地。52岁的肖塔身形健硕,一头潇洒的乌黑亮发,鼻似鹰钩。他是普鲁斯保护区西北95公里外的阿沙宁卡人村落萨韦托的村长。当地阿沙宁卡人于1998年建立萨韦托村,从那时起,当伐木团伙一年又一年将巨木从上塔马亚河与普塔亚河顺流运往普卡尔帕的锯木厂时,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了解更多,请点击进入华夏地理官网。

  评论这张
 
阅读(296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