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搁浅在世界屋脊  

2013-02-26 16:03:27|  分类: 杂志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迈克尔·芬克尔 MICHAEL FINKEL
摄影:马蒂厄·佩利 MATTHIEU PALEY
翻译:朱珊
搁浅在世界屋脊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受环境所迫,吉尔吉斯游牧人不得不赶着畜群穿越瓦罕走廊——阿富汗东北部一带柄状的高山峡谷和高大群山。
搁浅在世界屋脊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严酷的环境练就了吉尔吉斯牧人刚强的体格与性情。一个年轻的牧人戴着简易的面罩,抵御冬天的极度严寒。
搁浅在世界屋脊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比比·佐哈即将把自己少女时期的深红色头巾换成已婚妇女的白色。她要嫁给一个年纪是自己两倍的男人,面临着危险的未来:吉尔吉斯妇女生育时的死亡率高得骇人,大约比发达地区高500倍。

汗向往拥有一辆汽车,尽管还没有公路也不要紧。他的父亲,前一任汗终生都在游说政府给这里修一条公路。新一任汗仍在做着同样的努力。他认为,修一条公路可以让医生和药品更便捷地到达这里,到那时,不断有人死亡的事情就可以终结了。教师和商人也能够前来,还会有蔬菜。汗的部族——身居阿富汗偏远地带的吉尔吉斯游牧人——也许才真正有机会繁荣兴旺起来。因此,修一条公路就是汗的职责所在,而拥有一辆汽车是他的梦想。
  “你想要哪种汽车?”我问道。
  “只要你能给我一辆,什么车都行。”他说着,八字胡的末梢笑成了一道弯。
  但是目前既没有汽车也没有公路,现实的解决办法就是牦牛。汗用一根穿在牛鼻子上的绳子牵着一头牦牛,旁边还有好几头牦牛在待命。今天是转场的日子,汗的所有家当都要捆在牦牛背上:包括十二把茶壶、一个铸铁炉子、一块汽车蓄电池、两块太阳能板、一顶毡房和43条毯子。汗的弟弟还有其他一些人也在帮忙。牦牛又踢又打响鼻地抗拒着,打包装货的过程跟摔跤差不多少。
  转场是游牧人的家常便饭。对于阿富汗的吉尔吉斯人来说,依据天气以及家畜的饲草情况,他们一年要迁徙两到四次。他们称自己的家园为“帕米敦尼亚”,意思是“世界屋脊”。这个名字或许听起来诗意而美好,但这里的环境已接近人类生存极限。他们的家园深藏于中亚地区众多高大山脉之中,由冰川切割而成的两条狭长峡谷组成,叫做帕米尔高原,大部地区在4250米之上。这里狂风肆虐;农作物无法生长。一年中有340天温度都在零度以下。许多吉尔吉斯人从没见过树。
  这些山谷位于阿富汗版图东北角伸出的一块奇怪的钳子形地带。通常被称为瓦罕走廊的这一条状地带,是19世纪大英帝国与沙俄为了在中亚地区争夺影响力而展开的“大博弈”的产物。1873年至1895年间,两大势力通过一系列条约划定一个缓冲区域,以防止沙俄与英属印度接壤。在过去的数个世纪中,这一地区曾是连接中国与西方的丝绸之路的一部分,是军队、探险者和传教士行走的通道。
  不过,共产主义革命(俄国1917年革命,中国1949年革命)逐渐封锁了边境线。曾经的通衢变成了断头路。如今,殖民地时代已经结束,瓦罕走廊北接塔吉克斯坦,南邻巴基斯坦,东抵中国边境。西边的阿富汗内陆地区看起来十分遥远——因为瓦罕走廊有大约320公里长——以至于有些吉尔吉斯人将其视为外国。他们感觉自己被困在偏远的边地,为高耸的雪峰藩篱所禁闭,迷失在历史、政治和冲突的漩涡中。
  要想到达最近的公路,穿越群山的旅途至少需要三天时间。要到达最近的拥有商店和基本医疗设施的大城镇,需要再走一天。极端的隔绝环境导致吉尔吉斯人遭受着毁灭性死亡率的折磨。那里没有医生,也没有卫生所,药品不足,在严酷的环境下,一些很小的病痛,比如鼻塞和头痛,都会轻易地转成致命疾病。阿富汗吉尔吉斯人的儿童死亡率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能活到五岁的孩子不足半数。对于家长来说,失去五个或六七个孩子不足为奇。妇女生产时的死亡率也高得惊人。
  我遇到一对夫妇,哈尔卡·汗和阿卜杜勒·麦塔利布,他们曾经生育过11个孩子。“每年都会有一个孩子死去”,阿卜杜勒说。他们夭折时要么是婴儿,要么刚蹒跚学步,要么还是小孩子。许多很可能死于容易治疗的疾病。死去的孩子会被裹上白布埋在浅浅的坟坑里。“这让我痛不欲生。”阿卜杜勒说。为了麻痹这种痛苦,哈尔卡和阿卜杜勒开始吸食鸦片。由于鸦片很容易得到,大烟瘾在吉尔吉斯人中成了流行病。他们只有一个孩子活到了五岁,然后也夭折了。
(欲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3年2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19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