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重现大秦帝国的五彩军阵  

2012-06-11 14:55:39|  分类: 杂志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布鲁克·拉尔默 BROOK LARMER
摄影:O. 路易斯·马扎滕塔 O. LOUIS MAZZATENTA
翻译:陈昊

重现大秦帝国的五彩军阵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武士俑的褪色手臂 残存色迹引我们遐想2200年前陶俑大军入土时身上的艳丽色彩。这条手臂展现了那个

时代的典型铠甲样式:片片皮革以漆覆盖,然后用红色带固定在一起。手呈空拳状,便于抓握武器。

重现大秦帝国的五彩军阵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大规模批量生产 制俑工匠从几十个模具中挑出一个,制成头部粗坯,然后从一系列基本款式的发型、

耳、眉、胡须中挑选部件为俑头添加细节。俑身单独制作,同样是用各种标准部件组装而成。最终完成

的陶俑形貌各异,恰如真人组成的大军。

重现大秦帝国的五彩军阵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图中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包括陶俑的站姿、颜料残迹和宝剑、战车等器物样式,首次再现了一号坑中

宏伟大军原先的样貌。约有6000名士兵负责永世保卫皇帝的安全。大多数陶俑都是面朝东方,因为都城

东面是最易遭外族入侵的方向。

欣赏本专辑更多精彩图片 >>  

       中国中部的一处土坑中,三名妇女正躬身在一片古老拼图上劳作,这块地方曾是村里的柿子园。57岁的杨荣荣性格开朗,留着蓬蓬的短发,她用布满老茧的双手翻转一块参差不齐的陶片,将其严丝合缝地嵌入残缺的陶俑。其他妇女笑着,低声表示赞许,似乎在享受某种午后娱乐项目。这座村庄位于西安市附近,妇女们正在拼凑的,是沉睡了2200年的笼罩着神秘色彩的陶俑大军,它们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秦始皇声名远扬的宏伟墓葬的一部分。
  将一堆陶片变成一尊与原尺寸一致的兵俑,杨荣荣与工作伙伴们通常要花费多日时间,但这天他们很幸运,只用几个小时便完成了任务。1974年,杨荣荣所在的西杨村村民在为灌溉柿子园掘井时首次发现陶器和一个陶俑头,从那时起,杨荣荣便开始从事破解此类谜题的工作,迄今已协助修复过上千尊陶俑。“ 我没什么特殊才能,”她说,“但这里的每个陶俑几乎都经过我的手。”
  身经百战的杨荣荣打量着今天修复工作中的最后一个物件:包裹在塑料保护膜里的陶俑头,隐约可见红色和粉色的彩绘痕迹,透露出兵马俑当初的缤纷荣耀。  今日造访西安兵马俑博物馆的游人所见的颜色单调的灰陶俑,实际上最初是野心勃勃的统治者为自己辞世后营造的彩色梦幻。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王朝——秦朝的开国皇帝,公元前221年至前210年在位期间立下诸多功绩:这个独断专行的改革家不仅修筑了最早的长城,还统一了国家的文字、货币和度量衡制度,同时为英语的“中国”一词提供了词源(“China”来源于“秦”在英语中的发音“

Chin”)。
  与此同时,秦始皇也在为自己的来世做准备,他下令建造了占地90平方公里的陵墓。秦朝时的陶俑大军并非今日这般色彩暗哑,而是披着各种超自然的浓烈色彩——红、绿、紫、黄等等。遗憾的是,大多数色彩都没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还有发掘后暴露在空气中所受的损伤。早期发掘过程中,考古学家们往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陶俑的色彩在西安干燥的空气中逐渐消退。一项研究表明,颜料之下的漆层暴露在空气中仅15秒就会卷曲,4分钟内便会剥落——煮熟一个鸡蛋的时间里,承载着悠悠历史的生动色块便丧失殆尽。
  如今,好运气加上保护技术的进步为我们揭示出兵马俑的真实色彩。在西安最著名的俑坑一号坑进行为期三年的挖掘后,一百多名士兵重见天日,其中一部分带有彩绘痕迹,比如黑色头发、粉色脸庞,还有黑色或褐色眼睛。佣坑底部发现的陶俑保存得最为完好,因为这一区域由洪水形成的泥层发挥了保护作用,相当于给陶俑进行了一场为期2000年的水疗。
  上一次对一号坑进行的发掘于1985年戛然停止,原因是一名工人盗窃了一个俑头,此人随即被处死——可以说是一头换一头。在之后漫长的空档期中,中方研究人员与德国巴伐利亚州文物保护局专家合作研制出一种叫做PEG的防腐剂,用于保护兵马俑的色彩。在最近的发掘过程中,带有彩绘的文物刚一出土,工作人员便用该试剂喷涂其暴露在外的色块表面,随后用塑料膜包裹,以保持其湿度。色彩最为丰富的陶俑与周围土块一起移至现场的实验室,进行进一步处理。令人欣喜的是,用于保护古老色彩的现代化技术似乎颇显奇效。
  考古学家申茂盛领我走入一号坑北侧的一条狭窄坑道,红土上散落着陶制背包一样的器物,这些物件实际上是装满铜镞的箭菔。我们二人绕过刚发掘出的一辆战车残骸,在一张塑料布前停住脚步。“想见识一下真正的宝物吗?”他问。
  申茂盛掀起塑料布,露出一面长1米、参差不整的盾,上面的木结构已经腐蚀殆尽,但明亮的红、绿、白色彩绘印迹留在了周围的土层上。几步之外,一面完整军鼓的皮制表面也在土中印出华丽图案,深红色的线条如发丝般细腻。这些文物,连同此地发现的纺织精细的丝绸和麻布,为我们了解秦朝的艺术文化领域及当时所使用的色彩提供了宝贵线索。
  有如此之多的色彩与艺术纹样印存在土层中(可叹啊,古老颜料更容易附着在泥土而不是生漆层上),于是中方修复专家目前正致力于保护土层本身。“我们现在把土层也视为文物。”秦俑博物馆文物保护专家容波说,他协助研发了一种粘合剂,可将土块粘结在一起,这样颜色便不会流失,该试剂现已申请专利。容波称,下一项挑战,就是找寻一种可行的方法,将色彩重施在陶俑上。
   迄今为止,这座庞大墓葬已经发掘的部分仅占总体的不足1%,因此,要想将剩下的部分全部出土,恐怕还需花费数百年时间,但考古队如今正加快步伐。2011年,秦俑博物馆在76米高的中央皇陵侧翼启动两项长期发掘项目。十年前对该区域进行的探索性挖掘出土了一批从事杂技、角力等宫廷娱乐生活的“百戏俑”。秦俑博物馆馆长吴永琪预言称,更加广泛深入的发掘工作将带来“令人震惊的发现”。
  一号坑中,杨荣荣将捆在自己重塑的兵俑身上用于固定残片的绳带绑紧。兵俑的头仍包裹在塑料膜中,挂着水滴。它那栩栩如生的色调被保存了下来,2200年的地下岁月赋予它满身裂纹,它将带着这些历史的痕迹展出在秦俑博物馆中。
  早期进行发掘后,兵马俑身上的裂隙和瑕疵都用石膏填盖,如今,随着博物馆观念改变为倾向于还原历史真相,俑坑西侧一支披着伤痕的新大军正逐渐成型。每一尊陶俑身上都可清晰看出杨荣荣的手工痕迹。“没什么特别的。”她带着谦逊的笑容说道。语毕,她便与村中友人继续手头工作,在古老柿子树的根茎下方拼凑远古谜题。

  (本篇全部图片文字版权归《华夏地理》杂志社所有,转载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


欲知更多故事,请登录华夏地理网站 >>

  评论这张
 
阅读(670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