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文物传奇 龟兹瑰宝在德国  

2012-11-14 10:41:43|  分类: 杂志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卡伦·得雷亚Caren Dreyer 尕普史Toralf Gabsch
翻译:瞿炼 
摄影:任超
文物传奇 龟兹瑰宝在德国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这尊彩绘泥塑无头菩萨坐像出自库木吐喇石窟,现藏于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塑像本是石窟中最为生动的艺术品,但由于历史沧桑中的自然风化和信仰更迭,龟兹地区的塑像所剩无几,其中精美者又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日、俄等国在新疆的探险中被掠走大部,流散异乡。
文物传奇 龟兹瑰宝在德国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在德国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展厅内,来自克孜尔石窟、柏孜克里克石窟等地的壁画悬挂于墙壁之上,玻璃展柜中则是来自新疆地区的文书和资料。据统计,20世纪初德国探险队从新疆所获的古写本和古印本编号逾3万,也在二战中遭到损毁。
文物传奇 龟兹瑰宝在德国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阿阇世王闷绝复苏》壁画出自克孜尔第205窟,原藏于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画面上部左侧为阿阇世王与夫人、行雨大臣坐于宫内的场景;下部为伞盖摧折、须弥山崩毁的景象,以示佛涅槃之夜阿阇世王感应到的五种不祥之兆;上方行雨大臣手执帛画,画中的《佛传四相图》概括了佛陀一生标志性的四个阶段:树下诞生、鹿野苑初转法轮、降魔成道和涅槃,阿阇世王见画得知佛已涅槃,闷绝于地,之后被置于生苏澡罐中,渐渐苏醒。

 
  从1902年到1914年, 在阿尔伯特·格伦威德尔和冯·勒柯克的先后率领下,德国探险队沿中国新疆丝绸之路北线进行过四次考察。12年间,共计423箱珍稀文物被运回德国。1914年4月,当最后一批木箱运抵柏林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大战结束了持续多年的海外探险,大部分文物交由柏林人类学博物馆收藏,包括早期佛教壁画、考古出土的各种器物、古建筑构件以及纸本和绢本的古代绘画碎片……统称为“吐鲁番藏品”。除博物馆,德国国家图书馆和柏林勃兰登堡科学院吐鲁番研究室也分到了部分写经、手稿和纺织品。
  需要说明的是,“吐鲁番藏品”中的大部分并非来自吐鲁番,而来自相距遥远的新疆库车(古龟兹国所在地),其中又以今天库车县城西70公里外克孜尔石窟壁画最为重要。目前,位于柏林西郊的亚洲艺术博物馆正在举办名为“格伦威德尔的足迹——修复后的中国新疆石窟壁画展”的特展,主题就是克孜尔第8窟(又名“十六佩剑者窟”)壁画的复原和研究。壁画中,16位年轻的龟兹贵族身穿华服,腰佩长剑,分左右两列,侍立于佛前,衣着和相貌很像欧洲中世纪的骑士。100多年前,这幅壁画被德国人从克孜尔石窟中剥走运到柏林后,甫一面世就拨动了欧洲人的心弦。
  20世纪初,在库车周边,除克孜尔石窟外,德国人还发掘过其他古代佛教史迹,如苏巴什佛寺遗址、库木吐喇、森木塞姆、克孜尔尕哈等石窟寺。龟兹一度流行小乘佛教,僧人为了避世和静修,把石窟多开凿在远离尘嚣的山谷,不同的石窟彼此间也相距遥远,即便以今天便捷的交通条件,旅行者前去也并非十分容易。回想百余年前,德国人的探险一定更加艰难。
  格伦威德尔主持了1902~1903年、1906~1907年的第一和第三次探险,艰苦的野外工作损害了他的健康。所以,在1904~1905年、1913~1914年的第二和第四次探险时,他留在了德国,探险队改由精力充沛、年轻有活力的勒柯克带领。格伦威德尔是一位卓有成就的考古学家和艺术史家,他出版的两部关于新疆考古和美术的著作直到今天还是研究者们必看的参考书。而且,作为人类学博物馆的馆长,格伦威德尔肩负繁忙的行政责任,在1921年退休以前,他的很多时间都用在了藏传佛教艺术的研究上。所以说,就“吐鲁番藏品”的整理和研究,反而是探险队另外两位成员——勒柯克和巴图斯做了更多的工作。
  起初,面对不远万里来到德国的大批中国文物,人类学博物馆有些不知所措,完全没有能力将它们陈列和展出,博物馆内没有适合保存壁画的库房,更不用说陈列的展厅。1907年第三次探险结束后,又有大批木箱运达柏林,博物馆为接收文物不得不临时闭馆。幸好政府已经有了建立一个新的亚洲艺术博物馆的计划。新馆被规划在柏林市郊的达利姆,主要收藏来自中国新疆、体现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艺术珍品。
  1905年和1909年,人类学博物馆举办过两次新疆文物临时展览,但大部分文物仍留在木箱中。在相关大学和研究所的配合下,博物馆逐渐打开木箱,提取、整理、编号、入档,工作繁琐而且费时。壁画的整理最为复杂:因为先被切割成小块分别揭取,在运输中原先那些精美完整的大幅壁画早已支离破碎,对碎片做辩识、定位和缀合难度很大。巴图斯是唯一参加过全部四次探险的德国人,石窟中切割剥离壁画是他的主要工作,因此回国后,他成为博物馆内修复、整理壁画的首席技师。他先用酒精清洁壁画表面,然后将壁画固定在厚厚的石膏上,最后套上沉重的铁制镜框加以保护。因为只得到馆内工作人员不多的协助,巴图斯的工作进展缓慢,他坚持工作直到1941年去世。
  第四次探险结束后,勒柯克回到德国。一年前由他主持编纂的彩色图册《高昌》受到了广泛的好评。对未来的工作,他雄心勃勃,准备在壁画的修复和研究上有所建树,他甚至开始着手设计一个新疆文物常展。可惜,紧随而至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让勒柯克的愿望化为泡影。更不幸的是,大战结束后,经济萧条不期而至,德国的博物馆事业因经费拮据难以为继。于是政府要求各博物馆盘点家底,将“多余”的文物出售以维持研究和保管。勒柯克也奉命选出一批壁画对外拍卖。这些被卖掉的壁画大多被美国人买走,今天纽约大都会和华盛顿的弗利尔等博物馆都有所见。1922年,已经就任馆长的勒柯克正是通过出售壁画才筹措到足够资金,用以出版著名图册《新疆佛教美术》的前两卷。而全部七卷的出版直到1933年才最后完成。
  1924年,坐落在柏林闹市的人类学博物馆的原址扩建终于被提上议事日程。1927年旧馆改造完成,首先启用了30个展厅用以陈列来自南亚、东亚和中亚的艺术品。1928年新开幕的13个展厅全部用作“吐鲁番藏品”的陈列。勒柯克亲自设计展览,挑选文物,指导安装。展厅里复原了色彩华美的克孜尔孔雀洞(第76窟),还展示了森木塞姆石窟那美丽的穹顶。展览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今天我们只能通过老照片了解当年的展况,即便用现代的眼光,那华丽的展厅也足让人印象深刻。不过这样的风光仅仅持续了10年。战争的阴云又日渐迫近,古老的龟兹文物即将陷入无法预知的危险之中。
(欲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2年11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23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