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中药传奇  

2011-03-21 16:02:22|  分类: 杂志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 摄影:肖诗白
中药传奇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三七对生长环境有非常苛刻的要求,要将这样一株小芽培育成三年期的成熟三七,要挨过干旱、虫害、黑斑病等重重关卡。

中药传奇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如今,在我国,许多中药材已被列入保护范围,不允许采摘和狩猎。野生草药交易主要发生在边境线上。岳墟口岸的市场上, 就有越南药农悄悄将蛤蚧带过边境贩卖。

中药传奇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黄连是市场上需求量最大的药材种类之一,在岳墟口岸市场,还能时不时看到野生黄连出售。
       夏至将到,桂西南仍然少雨干旱,丝毫没有要复苏的感觉。从2009年末开始,华南的干旱持续加重,与越南接壤的广西省靖西县更是雪上加霜。山上的绿叶有些打蔫,几头东山羊和水牛在路边的草丛里转来钻去,为的就是争抢仅存的一株金银花。放牛的老黄蹲在半山腰的一块岩石上,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听着半导体。新闻里也说着干旱,他望着眼前零星几丛无精打采的草叶子,嘴里冒出一句:“老是几十年不遇的,怎的都让中国遇上了!”

       眼看时间不早了,老黄收起烟锅,起身准备离开。临走前,他特意指指山头对我说:“你们外边来的人哪知道,原来我们这儿,稍微粗点儿的老树上都挂着石斛,稍微高点儿的陡坡上就都是板蓝根。我们卖药那个时候,一个壮年汉子只要扛个编织袋上山,就能用一把砍刀养活全家。现在,连棵金银花都成了稀罕物了。”

       老黄家住靖西县邦亮村,是邦亮自然保护区的护林员。但在早些年间,他和村里的大部分人一样,都以采药、卖药为生。

       靖西县邦亮村所在的岭南山区,自古为烟瘴之地,虫蛇密布,当地人为对抗毒物肆扰,求助于山林,创造了中药的一个分支——壮药。而整个偌大的中药系统,都是在与之类似的故事背景下建立起来的。

       追根溯源,中药最早的使用者,即是中医的鼻祖炎帝神农。他“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汉代成书的《淮南子》讲明了中药的发端:先民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食物、毒物的特性,才因势利导,将没有毒性的植物充饥,将有助于解毒的植物用于治疗疾病。由于寻求食物的过程也是发明药物的途径之一,因此中国古代才有“药食同源”的说法。

       中药取自自然,采药人为第一环,可老黄说,现在,没什么人采药了。

       斗转星移,当现代医学领导了世界,一把手术刀可以从几厘米长的创口中取出一个器官,一束射线可以在瞬间摧毁病变的细胞,在缓慢的吞咽和消化中等待治愈变得让人难以忍受。在这个效率至上的今天,中药也无法维持它的从容。人们用化学技术重新分析、评价、改造它,以期帮助它追上时代的脚步。但这样真的奏效吗?如果中药披上现代医学的外衣,它的内核是否能够得到保留?更重要的是,这一项曾经护佑了我们千年的传统医学文化,是否已经丧失了在这个时代中的位置。

       中药之变,体会最深的莫非它的采集、培育、炮制、使用者们。因此我才有了这番游历,希望听取身处这场变局之中的每位亲历者的声音。

       靖西县所辖山区,盛产石斛、板蓝根、金不换、金银花等野生中药材。在上世纪80年代,邦亮村的野生药材交易曾一度活跃,到今天,已明显衰落。但即便如此,在全国曾有的全部野生药材市场中,这里已算得上是最后一息尚存的了。

       靖西县地处中越边境,地段敏感,“文革”期间轰轰烈烈的森林资源开发狂潮绕过了此地,山林躲过一劫。1979年中越边境局势紧张,属东线战区的靖西县又是前线中的前线,边境很多山区——特别是侦查部队可以涉及的山区小道——布了地雷,战后虽安排了大规模的排雷活动,但触雷事故仍屡有发生。只有邦亮村南侧的一片不便作战的原始林,因未设地雷而相对安全。像老黄等一批邦亮村的村民,就是在1979年自卫反击战结束后,进山展开采药、卖药的营生。老黄回忆,那时候上一趟山,即便打不到猎物也总能挖到些山豆根和黄连。每到周末,集市上想找个空闲的地方都很难。药农们纷纷把一周的收获倒在地上,买主有的持广东口音,也有的从河北安国或河南禹州一带赶来,租个农夫车大批大批地收药,把集市买个净光。当时仅邦亮一个村,一周的草药交易量就能达到4~5吨。
  评论这张
 
阅读(582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