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巴黎地下城  

2011-02-18 16:53:44|  分类: 杂志内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尼尔 · 谢伊 NEIL SHEA
摄影:斯蒂芬 · 阿尔瓦雷斯 STEPHEN ALVAREZ
翻译:陈昊

巴黎地下城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古老采石场中的聚会上,名叫路易斯的年轻人上演耍火特技。长度超过300公里的采石隧道在巴黎的地基中穿行,几乎所有通道都禁止进入。但狂欢照样进行。

 

巴黎地下城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夜幕降临在举世闻名的不夜城,城区铺展之处,地下是一片巨大的迷宫,蕴藏着危机。

 巴黎地下城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一个被称作“海滩”的满是沙土的房间里,墙上的壁画中浪涛滚滚。此画是地行客们模仿日本版画家葛饰北斋的风格所作。完成这种作品需要花费数百个小时——除了画画,还要花时间往这里运送画具颜料。

欣赏本专辑更多精彩图片 >>

       周六的清晨,出租车静静驶过。大街上一片寂静,店铺尚未开张。一家烘烤坊传来刚出炉的面包香。交通灯旁晃动的模糊人影吸引了我的注意:人行道上的孔洞中钻出一个男人,身着蓝色连裤装,头发编成“脏辫”,头顶探照灯。然后又冒出个提灯笼的姑娘,双腿修长,穿着极短的热裤。二人都满身黄土,仿佛披着某个部落的彩绘。男人把井盖推回原位,然后牵起姑娘的手,两个人嬉笑着沿街道向远处跑去。

       和其他城市相比,巴黎与其地下世界的联系更深远,也更奇特,同时这里也是世界上最丰富多彩的地下城之一。成百上千公里的地道构成世界最古老、最密集的地下铁和排水系统网络,而这些,仅仅是巴黎地下城的冰山一角。巴黎之下分布着各种场所:运河和水库,地窖和银行金库,还有酒窖改装成的夜店和画廊。其中最非同凡响的,是座座古老的石灰岩采石场,这些石场位于诸多居民区的地下深处,大多数在市区南部,构成精密繁复的网络。

       19世纪时,巴黎为开采建筑石材进行挖掘,从而形成这些洞窟和隧道。二战期间,法国保卫军的地下战士隐藏在其中一些采石场里;德军则在其他采石场建起地堡。如今在地道中巡游的是另一支秘密队伍,一个无领袖的自由群体,成员们有时会在白天或夜晚潜入地下活动。他们被称作“地行客”,巴黎地下城的狂热爱好者。

       1955年开始,政府禁止人们进入采石场,因此地行客多为逃避地面世界及其戒律的年轻人。资深地行客们称,这一现象于20世纪70和80年代发扬光大,当时,朋克文化为巴黎传统的逆反精神注入了新鲜的活力。那时候,进入地下要比现在容易,因为有许多开放入口。有些地行客发现,可以经由学校地下室废弃的房门进入采石场,然后一路向前爬,到达堆满人骨的隧道——也就是著名的地下墓穴。地行客们在只有他们知道的秘密空间里派对、演出、搞艺术创作、吸食毒品。自由主义在地下盛行,甚至达到无政府状态。

       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城市和私人业主已经封闭多数入口,一支精英警察部队开始在隧道中巡逻。但他们无法把地行客全盘镇压。那天早上我看见的那对从检查孔爬出的情侣就属于地行客的行列,他们可能刚结束地下约会。与我一同前往采石场进行探索的队员中,有些就是在隧道中结交到未来的另一半,在手电筒光线下交换电话号码。介绍巴黎地下城的最佳指南中,有一部分便是由地行客所著。大多数巴黎人对地下城的规模只有模糊的认知,尽管当他们乘坐地铁时,可能就从祖先的尸骨上飞驰而过。就是在隧道中结交到未来的另一半,在手电筒光线下交换电话号码。介绍巴黎地下城的最佳指南中,有一部分便是由地行客所著。大多数巴黎人对地下城的规模只有模糊的认知,尽管当他们乘坐地铁时,可能就从祖先的尸骨上飞驰而过。

地下墓穴

       菲利普· 沙利耶把塑料购物袋放在破旧的座椅上,搓了搓手。墓穴中阴冷黑暗。挂在洞顶的水滴闪着微光,空气中弥漫着霉和湿土的味道。死者围在我们四周,如柴垛般堆放,满墙眼窝和两端呈涡卷状的股骨。塑料袋里装满了沙利耶要借走的骨头,他把手伸入袋中,找出一个头骨的前板——即一张脸。我们盯着这张脸:眼窝下方的骨头表面布满小孔且下陷,鼻窝扩大呈圆形。沙利耶是巴黎大学的考古学家和法医病理学家,他手中的脸盘可能是因为痛苦而扭曲。“这是晚期麻风病的表现。”他开心地说。他把脸骨递给我,又把手伸进袋子。我突然想念起洗手液。平日里,地下墓穴中会充满声响——游客们说话的回音和不自在的笑声,但今天,这里不对外开放,因此沙利耶可以清静地在尸骨堆中遨游。

       六百万左右的巴黎人长眠于此,相当于地面城中人口的三倍之多。这些人的尸骨是18和19世纪时从过度拥挤的墓地中挖出,然后一股脑地倒进采石隧道中。某些年代较近的尸骨属于法国大革命时期,最老的可能来自1200多年前的墨洛温王朝。所有尸骨都无名无姓,且关节断离,所有身份都已遭遗忘。

       欲知更多故事,请登录华夏地理网站 >>

  评论这张
 
阅读(1100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