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夏地理》的博客

官网: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

 
 
 

日志

 
 
关于我

《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华夏地理》杂志于2001年2月创刊,是国内第一本高品位、深度展现多元文化的旅游地理类杂志。作为国内唯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授权的高档地理期刊,与全球国际版本使用统一版式,同步刊出。 2007年7月,《华夏地理》与美国《国家地理》正式版权合作,延续美国《国家地理》128年来探索世界、关爱地球的理念,以震撼的摄影图片和独到的深入报道,为中国的社会中间阶层每月带来反映世界变迁的精彩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智者的游戏  

2010-02-22 11:5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王烨
摄影:苏里

智者的游戏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智者的游戏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在陈岑眼中,数独游戏就像福尔摩斯故事一样,跌宕起伏,充满推理之趣。

智者的游戏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陈丹阳是魔方高手圈内的领袖人物,以他为代表的一群国内的年轻人,正在试图刷新各项魔方世界纪录。

智者的游戏 - 华夏地理 - 华夏地理的博客
琴棋书画是中国传统四艺,在古代典籍中,关于围棋弈境的描述远多于对技巧的探究。如山师傅是一名古琴老师,围棋的功力也颇为深厚,时常和朋友小聚切磋。

欣赏更多本专辑精彩图片 >>

  2009年秋天,家住旧金山的张卫和彼得 · 雷夫妇来到纽约,与“美国华人博物馆”的策展人辛西娅 · 李碰面,为他们次年春天将在这里举行的“中国古典智力游戏私人收藏展”做准备。李问:“我们能否设计一个特殊的主题,让这场展览变得更有趣一些?”

  雷举双手赞成。他们决定发起一场关于智力游戏的讨论。

  辛西娅 · 李想好了题目,彼得 · 雷把它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身边所有朋友——当一个智力游戏摆在人们面前的时候,谁会拒绝它?

  雷的朋友们热情响应起来。有人乐观而坚决——“游戏是动物的天性,智力游戏不过是其中专为人类大脑而订制的一种,我们不如去问,动物为什么喜爱玩耍?”有人则不以为然:“相信我,很多人根本不想听到关于智力游戏的任何事!也许我们应该研究一下人类的趣味,比如红酒、音乐、古董、体育和智力游戏,为什么当一些人痴迷的时候,另一些人厌恶,而一些人永远无动于衷。”有人随即发出追问:“一个成年人的喜好总与他的经历相关,厌恶智力游戏的人,记忆中是否都有过一些与它面面相觑而难堪、陌生、惶恐无措的瞬间?”

  在张卫和雷的家,我阅读完了所有邮件,雷对我说:“这个讨论很有趣,但我们依然没有结论。人们为什么喜欢智力游戏?如果你找到了,希望能够和我们分享。”

  带着和辛西娅 · 李及彼得 · 雷相同的疑问,我开始了我的探访。我的第一个任务是找到那些热爱智力游戏的人们,去看一看他们的世界是怎样的。

  一个寒冷的周日,一间公司会议室里,计时器在墙上闪烁着,20多个人围坐在长长的会议桌前,寂寂无声地埋头做着卷子。从早上九点半起,他们就在这里做题,墙上的计时器每跑满50分钟,收卷,休息10分钟,发卷,再继续。这样,要一直持续到晚上六点。他们中间有头发花白的老人,也有看上去十八九岁的学生。这是一场非官方数独竞赛的预选赛。

  一个女孩提前完成了卷子,长出一口气,放下笔,轻手轻脚地向我走来。

  “你们这……完全就像在考试。简直比高考的强度还大!”我迫不及待地压低声音向她感叹。“呵呵,差不多。”陈岑回头望了一眼还在冥思苦想的参赛者们,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还没有任何人有可能做完的迹象。“得弄杯咖啡,一会儿就要开始犯困了。”

  “你们不会觉得沉闷或者畏惧吗?不停地做卷子,被规定的时间追赶着。”

  “你相信有人是热爱做数学题的吗?中学的时候,每学期开学一拿到空白的数学练习册,我就特别高兴,赶紧把它写满。”陈岑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今年25岁,毕业于北大哲学系逻辑学专业,去年刚刚摘得世界数独锦标赛个人第六的国内最好成绩。“语文和英语练习册我可不想写。我也尝试过画画、钢琴,毫无感觉,我做起来就像进行机械运动,我喜欢的只有逻辑。”陈岑的话我相信。

  中学的时候,我有一位同桌叫李骁,是个惜字如金、不动声色的少年。在当时那个年纪,大部分同学们都将看漫画书和满操场跑作为主要爱好,李骁却独自沉迷于研究各类智力题:比如一群警察和囚犯如何分批过河,在N个小球中,用一架天平称几次能发现重量不同的那一个。有一阵子,班里不知谁带来的几副环扣玩具——由两根相同造型的光滑金属条制成,或M形、或鱼形、或立体三角,相互搭扣在一起,只有迂回百转地找到一个角度,才能恰好自缝隙中将它们分开。大家轮番摆弄了它们许久,都不得其法。李骁接过去,摸了三两下,开了。过了几天,他丢给我们一个模样类似的东西,用最大根的黑铁钉弯成,造型比那些光洁的金属条环扣们略为简单,他说:“我做的,你们试试看吧。”

  “小怪物!”当时,我看着他在心里惊呼。从那时起,我就觉得,世界上存在一些人,热爱着我们大多数人认为复杂而枯燥的事,并从中参透了什么我们无法获知的奥秘。

  “我感兴趣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十年后,已经成为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大脑神经方向博士研究生的李骁这样归纳他当初的喜好,他口中所指的“自然”,并非郊野山林,而是客观世界中一切具象的物理存在与其背后的抽象规律。“玩这些智力游戏,一来为了考考自己聪明不聪明,二来通过一个逻辑的过程,验证真理是什么样的。”

  李骁所热爱的这类智力游戏,在英文中有一个统称:puzzle,谜题。如它的字面所示,一切表面使人迷惑、埋伏了重重障碍、并拥有一个最终结论的事物都可以称作谜题,因此九连环、鲁班锁、魔方、数独、益智环扣和益智锁、滑块游戏、填字、拼图、火柴游戏、趣味数学题等智力游戏都被归入其类。

  大部分的谜题游戏都建立在一个核心的原理之上,对人的某一方面能力提出集中挑战。九连环基于拓扑原理考验人们对数学规律的运用,华容道等滑块游戏依赖统筹学,数独训练人们的逻辑推理,火柴游戏则训练图形想象力。鲁班锁、益智锁和益智环扣同为空间想象力所创造的游戏,李骁说:“我对那些环扣感觉是较为灵敏,一拿到手里,我就能看见它们最初是从哪儿套进去的,那就是解开它们的窍门。”

  魔方是这些谜题游戏中最为复杂的。它是许多小立方体的空间排列组合,了解它,首先需要强大的空间认知及转换能力;让每一个小块寻找到复原的路径,要在空间认知能力的引导下进行统筹;而选择路径、排列复原的顺序,则是一个实施策略的过程。所以当陈丹阳在我面前将一个魔方翻来覆去打量了一阵,然后猛一低头、闭上眼、手指疾速翻飞,十几秒后“啪”的一声还原完毕丢到桌上时,我惊讶得目瞪口呆,心想:“他是‘雨人’么?”

(自2010年2月号《华夏地理》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425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